炼油行业的“炼油化工一体化”转变为共识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炼油工业取得了巨大进步,炼油能力居世界第二位。然而,产能过剩的矛盾日益突出,并呈上升趋势。它迫使炼油企业从原来的燃料类型向炼油一体化转变,从以成品油生产为重点向延长产业链转变,向“油炼油并举、油尽而终”的方向发展 然而,业内人士提醒,炼油与化工一体化的趋势必然会将炼油产能过剩的压力传递给化工行业,应警惕化工行业产能过剩的迹象。 原油加工过剩产能每年将超过1亿吨。7月底,主要原油生产国山东省召开了省政府常务会议,专门研究产能整合和产能转移问题。 事实上,早在去年10月,山东就出台了《加快七大高耗能产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为炼油行业的减量化、集成化、转型升级绘制了路线图:力争到2022年实现位于人口密集城区、炼油能力在300万吨以下的炼油企业炼油能力的整合和转移;到2025年,产能在500万吨以下的地方炼油企业的炼油能力将逐步整合和转移,全省地方炼油行业的原油加工能力将从目前的1.3亿吨/年压力降至9000万吨/年左右。 山东炼油产能的整合和削减有其自身原因,但也与全国炼油行业整体产能过剩密切相关。 相关数据显示,山东原油一次加工能力为2.1亿吨/年,约占全国总产量的1/4,其炼油能力仅次于美国休斯顿地区和日本东京湾海岸。 其中,山东地方炼油能力为1.3亿吨/年,占全国总量的70% 金联创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8年,山东本地炼油行业的平均运营率保持在60%以上。今年以来,在石油库存高、亏损扩大的双重压力下,作业率呈下降趋势,产能没有得到有效释放。 放眼全国,与山东省降低本地炼油产能的举措相反,全国炼油产能未来将继续增加。 根据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国内外油气产业发展报告》,中国在逃逸序列中的炼油能力越来越重。 2018年,中国新炼油产能强劲扩张,淘汰落后产能的速度和程度低于预期。原油一次性加工能力增加2225万吨,总炼油能力增加到8.31亿吨/年。 但当年原油加工量仅为6.06亿吨,产能利用率为72.9% 从综合规模、产品质量、能耗和集成水平来看,去年国内炼油产能至少有9亿吨/年的盈余。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主席傅象升最近在山东烟台表示,发达经济体产能过剩的范围是合理的。如果单位作业率或产能利用率作为指标,最好为80%至85%。去年年底,中国炼油装置平均产能利用率约为73%,比世界平均水平低10个百分点,比美国高18个百分点。 专家认为,在原油进口自由化、审批权限下放等一系列改革红利的刺激下,国内炼油规模仍将快速增长,过剩压力难以缓解。 今年5月,大连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一期工程,两个2000万吨/级“巨无霸”项目相继投产。独立炼油厂成为新炼油产能的主力军,产能过剩的局面更加严峻。 据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预测,2019年,随着当地大型民营炼油项目陆续投产,部分落后产能继续退出,全国原油加工能力将一次增加3200万吨,过剩产能将达到1.2亿吨/年。 虽然中国炼油产能位居世界第二,但平均炼油规模小、集成度低的问题十分突出。 中石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赵睿表示,2018年中国炼油厂的平均规模将为每天87,000桶,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结构调整将成为中国炼油工业的主要发展方向之一。 据了解,炼油是原油加工的主要产品,近年来也面临着巨大的过剩压力。 中石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能源化工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成品油产量预计将达到3.71亿吨,而表观消费量仅为3.23亿吨 与成品油过剩相反,我国许多基础化工原料存在很大差距。 炼油化工一体化,少油多油,已成为当前炼油行业转型的共识 “炼油化工一体化”寻找产能过剩的出路 在渤海湾山东北部地区,一些炼油和化工一体化项目正在加紧建设或初步示范。 当地一家炼油企业的负责人表示,他们的轻烃综合利用项目将于明年完成并投入运行,进一步延伸产业链,真正做到“吃干挤干”原油。 目前,化工产品在该企业产品结构中的比重大大超过汽油和柴油。 从这里向东,在烟台龙口,计划总生产能力为4000万吨/年的玉龙岛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的准备工作正在全面展开。 这一高端炼油项目承载着山东炼油产业整合升级的重要愿景。 据了解,山东目前正在全力打造“石油第一,石油第二”的综合产业模式,实现炼油和下游高端石化生产的均衡发展,从“一油为主”向“石油第二”转变 山东拟建设大型石化一体化项目,按照“优化重组、减量化整合、大压力小规模、炼化一体化”的原则,在鲁北高端石化产业基地和省政府公布的高集中度、大产能化工园区建设高端石化产业和特色产业集群 山东炼油工业的转型方向代表了国内炼油工业的发展趋势。 专家表示,中国石化行业正面临炼油产能过剩和化工产品供应不足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尤其是高端石化产品。目前,成品油需求增速放缓,但芳烃和烯烃等基本有机化工原料仍然短缺。炼油厂迫切需要从“以燃料为基础”转变和升级为“炼油-化工一体化”。 中国石油化工联合会主席李寿生表示,2018年,中国石化行业贸易逆差为2833亿美元,同比增长42.5%。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是新化学材料和特殊化学品的进口。 这表明国内供应能力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但同时也为炼油企业的转型指明了方向。化学原料和下游衍生物仍然有巨大的金矿开采者空。 目前,新建的大型炼油化工一体化企业不断压缩成品油产量,大大提高了化工原料的比重。 在辽宁大连长兴岛上,恒力2000万吨/年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已于5月竣工投产。采用柴油加氢、混合脱氢、异构化分离等新技术,将低附加值的原料转化为高附加值的化工产品。用2000万吨原油,可以生产1400多万吨化学产品,化学产品率达到70% 据悉,恒力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拥有450万吨/年的芳烃联合装置,这在世界上是罕见的。它可以使我国重要的化工原料芳烃的总产量提高30%,弥补国内芳烃供应的不足,扭转严重依赖进口的局面。 据赵睿分析,2019年至2025年间,中国将有数十个大型炼油和化工一体化项目,分别新增3000多万吨乙烯和3000多万吨PX产能。届时,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辽东湾将走向世界一流的炼油化工基地,占全国石化产能的60%-80%。 国内民营石化企业不仅加快了分销速度,国际巨头也纷纷涌入中国市场。例如,埃克森美孚宣布在广东惠州建设一个100亿美元的全资石化项目。 随着国内炼油化工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壳牌、埃克森美孚、巴斯夫、Saudi Aramco等大型外资企业相继在中国规划了大型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国有企业、地方炼油企业和外资企业之间的多元化竞争日益激烈。 我们本来要去苯乙烯项目,但是我们发现苯乙烯在这个国家的很多地方生产,所以我们放弃了。现在我们仍在研究和讨论该去哪种化学产品。 当山东当地一家炼油企业的负责人谈到他们的“发展石油和化工”战略时,他有些困惑,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化工行业某些领域产能过剩的隐忧。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炼油和化工一体化成为行业转型的一致选择,炼油能力的提高将不可避免地将过剩压力传递给化工行业。 赵睿表示,随着竞争对手的多元化发展,整个产业链已经跨越式扩大产能。 2018年,烯烃、聚烯烃等产品的新产能达到新高。2019年,整个产业链的产能将会有更大的扩张。2019年绝大多数新产能将超过2018年。 他认为,在未来十年,中国的化工产能扩张将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整个产业链将面临过度压力。 其中,基础化学品(苯并菲和甲醇)的生产能力将以年均1700万吨/年以上的规模快速增长,但下游需求增长远远低于供给,导致国内大宗石化产品平均自给率迅速超过90%,近70%的化工产品将面临超压。 在最近召开的全国石油化工行业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傅象升介绍说,自“十三五”以来,已计划建设许多大型炼油化工一体化装置。今年已有2套2000万吨/年的装置投入运行,不少于5套1600万吨/年或2000万吨/年的炼油化工装置已经开工或即将开工。 烯烃和芳烃的生产能力也迅速增加。PX今年将增产896万吨/年,总产量为2275万吨/年。目前有11个在建项目和6个待规划项目,总生产能力为3140万吨/年。预计2025年PX总产量将达到4400万吨/年,产销将处于饱和状态。 傅相生认为,石化企业的现实选择是推进结构调整,加快转型升级。在炼化一体化的基础上,新建石化厂必须突出市场需求导向,设计少油多油的产业链,生产低柴汽比的成品油。化工产品还必须立足本地需求,瞄准国内市场,面向国际供求,使产品结构高端化和差异化,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 此外,中国炼油化工行业创新能力的缺乏,特别是受到高端技术的制约,给炼油化工行业的一体化发展带来了挑战。 随着全球炼油能力的提高和市场竞争的加剧,炼油装置变得越来越复杂。催化裂化、加氢裂化、重整、焦化、加氢处理等二次加工能力不断提高,原油加工的适应性和灵活性需要不断提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电子游戏 » 炼油行业的“炼油化工一体化”转变为共识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