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期刊要“走出去”,出版平台必须首先具备国际标准。

“依靠万方、贵宾或自建网站,中文期刊在国内数字化出版相对容易,而中国大型英文科技期刊要走向全球,需要建立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型数字出版平台。 《分子植物》(英文版)(MP)杂志副常务编辑崔晓峰近日在第十四届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论坛上对《科学日报》记者表示,要促进科技期刊的发展,迫切需要建设一个国际数字出版平台。 数字出版平台关系到期刊未来的数字化。这对期刊的发展有多重要?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7)显示,爱思唯尔2016年76%的收入将来自数字产品。斯普林格自然目前出版约3,080种期刊和杂志,其中只有15种是纯纸质的,所有其他期刊和杂志都有电子版或只有电子版。 近年来,中国科学院中国科技期刊开放存取平台、中国医学会中国医学网、超级巨星等数字期刊平台正在编辑、出版、传播和利用的全链中进行数字化转型。 《中国数字出版产业2017-2018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网络期刊收入为20.1亿元,同比增长14.86%。 自然大中华区学术关系主任斯普林格·闫帅认为,数字化意味着论文可以以电子方式发表,无需存储,并且可以以开放的方式访问,从而更容易搜索相关研究和识别剽窃行为。 此外,数字出版有助于交流信息、提高科学研究标准和促进合作。 然而,目前我国科技期刊的数字出版还没有建立成熟的商业模式,数字出版收入的比重相对较低。 “中国缺乏具有国际知名度的英文期刊数字出版平台 ”崔晓峰说道 在数字出版的背景下,一篇文章可以快速上传,直接下载,获得DOI号码后进入销售环节。 “没有必要等到整期出版后才开始期刊业务 ”闫帅说 对于大型出版商来说,数字化也意味着转型是可以控制的。 数百万篇文章采用了统一的模板,节省了数字投资成本,并且用一种产品为所有地区服务,可以实现全球覆盖。 “建设大型数字出版平台是一项基础性工作。短期内可能很难看到回报,但从长远来看,这将实现双赢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崔晓峰说道 开放存取有助于弥补短版发行在数字出版技术的推动下,传统的订阅模式慢慢走向开放存取模式 自从生物医学中心在2000年发表第一篇关于开放获取的文章以来,开放获取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科技期刊出版商的选择。 《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8)显示,斯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全球发表的研究论文中有27%采用了“黄金”开放存取模式,即出版商通过各种开放存取期刊实现免费开放学术内容的路径。 2017年10月的统计数据显示,四个欧洲国家超过70%的通讯作者通过“黄金”开放存取模式发表了文章。 就科学研究而言,开放获取可以打破信息获取的障碍,使世界各地的科学家能够免费分享研究数据和研究成果。 对于科技期刊工作者来说,开放获取有助于解决我国科技期刊全球发行难的问题。 “开放获取出版模式是中国科技期刊发展的机遇,但我们也应警惕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掠夺性’开放获取期刊。 ”崔晓峰说道 对于作者来说,读者可以自由下载开放获取的论文意味着什么?“在完全数字化的环境中,它享有前所未有的出版速度。快速传播可以带来更多的科研合作 “闫帅说,开放获取有助于消除研究中获取信息的障碍。 斯普林格的最新报告《评估混合期刊的开放存取效应》(Assessing the Open Access Effect)显示,在过去4年中,开放存取图书的平均引用率比非开放存取图书高50%。 接受该报告采访的许多作者表示,开放获取的主要好处之一是可以通过链接直接分享书籍,从而扩大读者群,尤其是在读者负担不起传统印刷书籍的地区。 “开放获取的受益者不仅是科学界,而且还有相当数量的公众在科学研究数据库中搜索和阅读已发表和立即免费的论文,这有助于提高公众的科学素养。 ”闫帅强调道 (实习记者代表萧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电子游戏 » 科技期刊要“走出去”,出版平台必须首先具备国际标准。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