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迟抗癌药物公司香港股票的首次公开发行,李嘉诚的子公司和黄药业是否会转向科学创新委员会?

作者|布莱尔来源|野马财经,另一方面和记黄埔医药预定在香港上市的新闻发布会被悄悄取消;一方面是科创董事会接受的第一套“五套标准”。华罗泽制药,一家企业,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当比较两者的前后点时,野马财经不禁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随着科学创新委员会对生物技术企业的包容性越来越突出,和记黄埔医药是否想“找到另一种方式”转向科学创新委员会?一方面,和记黄埔原定在香港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被取消。一方面是科创董事会接受的第一套“五套标准”。华罗泽制药,一家企业,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当比较两者的前后点时,野马财经不禁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随着科学创新委员会对生物技术企业的包容性越来越突出,和记黄埔医药是否想“找到另一种方式”转向科学创新委员会?资本市场可能不熟悉和记黄埔中国制药科技有限公司(AIM/纳斯达克:HCM,缩写为“和记黄埔”),但和记黄埔背后的资本面是家喻户晓的名字。

根据招股说明书,和记黄埔的第一个股东是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0001)。香港,简称“昌昌”)占60.3%的股份。

图片来源:长河实业官方网站2002年,李嘉诚创立和记黄埔制药(Hutchison Pharmaceutical),初衷是建立一家专注研发的创新型生物制药公司。

根据招股说明书,和记黄埔主要开发用于靶向治疗和免疫疗法的抗癌药物。简而言之,就是制造创新的癌症药物。

值得注意的是,和记黄埔此前曾在美国纳斯达克和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

今年4月,和记黄埔提交了在香港主板上市的申请,这也是和记黄埔第三次进入资本市场。

关于和记黄埔公司的质量和首次公开募股细节,野马财经曾在《李嘉诚也有长生不老的梦想》中写道?对在香港上市的抗癌药物公司的投资”进行了详细介绍。

然而,推迟上市是否意味着这一切都将发生变化?三次冲击资本市场后,却徘徊在HKEx门口?根据此前的计划,和记黄埔将于今年6月在香港上市。

过去,香港上市公司在正式上市前举行记者招待会,和记黄埔也不例外。

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原定于6月19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没有如期举行。

关注创新药物的人可能知道研发创新药物是一件耗时且昂贵的事情。坚持自主研发意味着持续“烧钱”。

就和记黄埔制药而言,其2016年和2017年的研发总成本分别为6690万美元和7550万美元,分别占当年总收入的31.0%和31.3%。

到2018年,研发投资激增至1.142亿美元,占总收入的53.3%。

持续增加的投资意味着持续的“输血”。融资已经成为这些创新制药公司的首选,即使它们像李嘉诚一样富有。

早在2006年,和记黄埔制药就获准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总市值为1.4亿英镑。

据官方网站报道,此次英国上市是中国药物研发企业首次在欧美金融市场筹集资金。

十年后,和记黄埔再次在纳斯达克上市,筹资约1亿美元。

选择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也是和记黄埔对资本市场的第三次攻击。

同时,也是长江生命科技2002年在香港上市的17年后。除住房信托基金外,长河部门是另一家主板上市公司。

我已经踏进了香港交易所的大门,但哈奇森医药公司此时正在门口徘徊。

与最近播出的一则声明“科技厅与香港股市展开生物医药企业竞争”和泽景制药(Zejing Pharmaceuticals)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人们不禁要想,泽景制药是上周科技厅通过“第五标准”接受的第一家继续亏损的生物医药公司。

就鼓励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而言,去年4月(2018年),香港证券交易所推出了一项新的股票改革,允许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自那以后,包括歌力制药、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和基石制药在内的一大批优秀生物技术公司在香港上市。

推迟抗癌药物公司香港股票的首次公开发行,李嘉诚的子公司和黄药业是否会转向科学创新委员会?据投中网统计,目前包括上述企业在内,已经陆续有9家生物科技公司陆续登陆港股市场,累计融资额达323亿港元,占同期香港整体新股集资额的11%。据Touzhong.com统计,目前包括上述企业在内,已有9家生物科技公司相继进入香港股市,累计融资金额323亿港元,占同期香港新股基金总额的11%。

看着所有这些优秀的生物制药公司被纳入港股,随着港股新政刚刚迎来第一个周年纪念日,SciDev.Net空应运而生,并开始向“代表未来”的生物技术公司伸出“橄榄枝”。

新股发行的新选择:香港股票还是科学创新局?与香港证券交易所相比,SciDev.Net还为生物技术公司“设定了财务门槛”,并为上市公司设定了五项上市标准。

不过,科创银行的估值水平将高于港股,这几乎是目前的共识预期。

尽管HKEx首席执行官李小嘉多次表示,“HKEx与本网站没有竞争关系。事实上,自SciDev.Net开放以来,一些原本打算在香港登陆的生物技术公司已经转向SciDev.Net。因此,复旦大学的张江在宣布他们将返回SciDev.Net后,立即看到他们的股票飙升..

上周,当科学研究委员会接受了一家“三年内无产品、无收入、累计亏损超过7亿英镑”的企业的申请时,这场潜在的竞赛达到了高潮。

对于这个企业的特点和科学委员会的“第五套标准”,野马财经的好朋友“首席科学委员会官”,他在“无产品、零收入、三年暴力”中损失了7亿多元,为什么zejim biology敢关上科学委员会的门?“已经详细介绍过了。

那么和记黄埔和制药有可能放弃香港股票,选择科学创新委员会吗?和记黄埔内部人士向马也财经透露,港股改革后,市场形成了良好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这对和记黄埔来说的确是一个机遇。

然而,对和记黄埔医药来说,选择从英国和美国返回香港意味着更多的“回家”。

因此,即使a股市场有科学创新委员会,和记黄埔也不太可能转换渠道。

马也财经从一家与和记黄埔制药关系密切的投资银行了解到,根据香港法规,企业上市的窗口期为六个月,即上市文件发布之日应在企业提交最终会计报表之日起六个月内。

在此期间,企业可以选择最佳上市时间。

因此,和记黄埔医药取消上市会议可能真的是对新上市时间的一种评估。

据投资银行称,和记黄埔在6个月内上市的计划没有改变。

对生物技术公司来说,是香港股票还是科学委员会更有吸引力?将来会有香港公司上市吗?中国市场学会金融学术委员、东北证券研究主任傅立春告诉马也金融,与香港交易所相比,科学创新委员会应该更加本土化。

即使是香港公司,他们的许多业务、市场、研发甚至高管都在中国内地。

如果这样的企业选择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就更容易形成“整合”,企业的系统效果也会更好。

因此,未来并不排除香港公司选择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的可能性。

然而,无论是拆分子公司还是以其他形式,科学创新委员会都为生物技术公司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

傅丽春认为,从HKEx的经验来看,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类似的公司选择科学董事会。

由于资金投入高,研发难度大,创新药物一直被誉为“制药行业皇冠上的明珠”。

然而,在目前未来的科技板企业中,只有一颗这样的“珍珠”,即来自深圳的微核心有机体。

随着上周泽接受璟生物学第一个适应科学技术委员会“第五套标准”的企业的诞生,关于科学技术委员会对生物技术企业的包容性讨论越来越激烈。

那么,下一颗“珍珠”将在那个“蛤蜊”中生产出来?欢迎跟随野马财经。首席科学官将拭目以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电子游戏 » 推迟抗癌药物公司香港股票的首次公开发行,李嘉诚的子公司和黄药业是否会转向科学创新委员会?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